返回

第 1 章 折春风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

第1章

冬风萧瑟,挂满霜花的树枝上滴落下点点冰水。

黑鸦站在树尖,血红的眼像是在巡视领土一般,发出一声声怪叫。

凄厉尖锐的叫声划破寂静,引起不知名的鸟儿腾飞。“扑哧”“扑哧”的响动,惹得枯黄的树叶从树梢掉落。

昏暗中,倏地出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一只柔白细腻的柔荑慌张扶上高大的松柏树身。

姜姝倚靠着大树站稳,乌发上的海棠并蒂步摇轻轻摇晃,红润的唇瓣不断吐出热气。

双腿隐隐有些发颤,纤长卷翘的睫羽闪动,发髻微乱,几缕散发从发髻中脱落出来,粘连在她细白的脖颈处。耳边一对耳铛随着喘息悠悠荡荡的微颤。

她似是跑了许久,月匈前的薄衫被细汗浸湿,紧贴在身前,随着喘息一颤一颤。

身上轻薄的水红色云锦大袖衫,因为疾跑被树枝划破,露出内里白皙的肌肤。

风声再起,悬挂在高枝上的黑鸦像是夜色中的精怪。借着黑暗,悄无声息的降临在女子身边,随时要将她吞噬。

不远处有烛火一闪而过,明明灭灭。

姜姝心跳砰砰,桃花眼中残留着惊惧之色。

微微平复,转头望向身后道路,目光穿过夜色浓雾,凝视许久。

确定无人追来后,女子紧绷的脊背终于放松些许,大袖衫下握着的金簪亦松了松力道。

湿.软的红唇微抿,想起近些日发生的一切,仍气的浑身发抖,遍体生寒。

……

半月前,郡守微服巡查,姜姝之父作为地方官员自要接风款待。怎料父亲手下有人忽地提起她,称她乃杨妃再世。

父亲再三推脱,也推脱不过,只得请她出来相见,却不想那郡守竟是个好色的,待她走后,便朝父亲强要她去。

父亲不愿,那昏庸的郡守竟以莫须有的罪名抄了她家,待她知晓,父亲已被判流放,而她也被卖入教坊司。

临行前,父亲苦中作乐,看着她苦笑出声,“宝贝姝儿,是爹没用,没护住你。”

“但爹已经托人打点好关系,姝儿你先在教坊司好生待着,过个三月便有人接你出来,到时候你就跟着那人,不用管爹。”

姜姝珍珠似的泪珠夺眶而出,滴落在她皓腕上,带着灼热的温度要将那块肌肤烫坏似的。

怎么能不管,若不是她,爹爹又怎会落到这个地步。

内心的自责愧疚就要将她淹没。

“走了,走了,个死老头,再不走晚上到不了驿站小心你官爷的鞭子!”

弯刀衙役猛地一推,文弱的姜父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。

“爹,爹你没事吧。”

姜姝猛地跑上前,将姜父扶了起来,看着父亲鬓角边新长起的白发,心中酸涩不已。

泪眼滂沱,红唇欲张。

姜父看出女儿要说什么,摇了摇手,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姝儿,爹虽然没有能力保护你,但是爹绝不允许你为了爹去伤害你自己,不然你要爹怎么去面对你死去的娘!”

说完又抬手去擦拭女儿脸上的泪,“别哭了,爹不会有事的。”

还没等她在说些什么,面前的衙役便一手将姜父提了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#出#阅#读#模#式」

您#所#看#到#的#内#容#中#间#有#缺失,退出#阅#读#模#式#继#续#阅#读#全文,或者#请#使#用#其#它#浏#览#器.


本章未完,点下一页继续阅读。>>>

上一章 回目录